關於部落格
無碼
  • 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湖南辰溪警方立案全力緝捕“黑工頭”

  四川包工頭解救受傷聾啞人 追蹤   湖南婁底聾啞人羅長方從家裡走失,3個月後現身湖南懷化辰溪縣一磚廠內,遭受毆打和虐待,幸遇四川宜賓籍包工頭何升平解救並收留。他的遭遇經成都商報報道後,引發社會關註。隨後,羅長方的家人與本報取得聯繫並確認他的身份,於9月8日赴川與他團聚。前日,何升平帶著羅長方及其家人驅車奔赴湖南。 昨日,一行人到達事發磚廠所在地懷化市辰溪縣,並向當地警方報案。針對羅長方在辰溪縣唐家仁磚廠遭受的非法虐待,辰溪縣公安局已於昨日正式立案調查,抽調警力全力緝捕犯罪嫌疑人楊某,並尋找另5名被楊某帶走的智障工人。   當事磚廠被責令停產   昨日上午9時,羅長方在妹妹、妹夫、兒子及何升平夫婦陪同下,前往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公安局報警,控告磚廠上車班承包人楊某對自己的非法關押和毆打、虐待。   辰溪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自成都商報報道羅長方在辰溪縣唐家仁磚廠遭遇包工頭毆打虐待一事後,辰溪警方已展開外圍調查。昨日,該局接到羅長方及其家人報案,已正式立案,決定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全力緝捕犯罪嫌疑人楊某,並尋找另外5名智障工人。   昨晚,成都商報記者從辰溪縣委宣傳部獲悉,羅長方的遭遇經成都商報曝光後,辰溪縣國土部門立即責令唐家仁磚廠停產,配合警方調查。唐家仁磚廠法人代表唐祥剛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們在9月7日接到政府通知,磚廠要停止生產。   當日他被人打暈弄進車裡   辰溪縣警方辦案人員專門請來手語老師,為羅長方當“翻譯”,其妹妹在旁陪同做筆錄。羅長方用手勢、手語“告訴”辦案民警:他是在公路上行走時,被人強行拽住手往車裡拉。他極力反抗,對方就用拳頭擊打他腰腹部。他大喊大叫,對方就用拳頭猛擊他後頸部,將他打暈後弄到了車上。   羅長方用手語告訴民警,他身上的200多塊錢和一些物品,都被黑心的老闆搶了。在磚廠有人強迫他幹活,不給工錢,還對他進行毆打,他們睡覺時還被人反鎖在屋內。何升平和妻子黃丹也配合辰溪警方作了筆錄,並將他們在磚廠拍攝的羅長方等聾啞、智障工人幹活的照片等作為證據,向警方作了提交。   “黑工頭”年收入可超12萬   昨日上午,成都商報記者趕到位於辰溪縣唐家仁村的唐家仁頁岩機制磚廠。曾關過羅長方的小屋就在磚廠入口處。   該廠法人代表唐祥剛稱,磚廠為唐家仁村部分村民集資興辦的企業,平均日產標磚11萬塊,去年12月才開始試營業。除了機修、鏟車和燒窯是磚廠自己負責外,其他諸如粉碎、攪拌、切條、碼磚、上車等工作全部承包給了包工頭。“去年我們和一個叫何軍的貴州包工頭簽訂了承包協議。何軍又帶來一個叫楊懷楚(也有人稱楊懷望)的人,他手下有五六個智障工人。”唐祥剛說,何楊二人稱這些工人是他們老家村裡的,其家人委托他們帶出來打工,每年給這些工人的家裡六七千元錢。“我們對他們的話信以為真,就沒詳細詢問這些工人的情況。”   唐祥剛說,何軍將上車工承包給楊懷楚的價格是130元/萬塊磚。後來他們和何軍解除了合同,何升平接過了承包業務。“何升平找到楊懷楚,工價給他漲到了150元/萬塊磚。”他說,8月10日,廠里和何升平解除合同,楊懷楚領到了2萬多元,隨後帶工人離開了磚廠,“聽說是去了婁底。”   唐祥剛說,正常工人一天可搬1萬~1.2萬塊磚上車,但這些聾啞、殘障工人一天只能搬5000塊。若按此數據測算,每個工人每天至少可以掙75元,一年可以獲得至少2.7萬元。即使真如楊某所說每年給工人家屬6000元,那麼他每年仍可從一個工人身上掙到2萬~2.1萬元。以包括羅長方在內的楊某手下6名工人計算,楊某每年從這些工人身上榨取的血汗錢超過12萬元。   成都商報記者 羅敏 攝影報道  (原標題:湖南辰溪警方立案全力緝捕“黑工頭”)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